友盟:2017中国三线城市网民暨互联网发展状况研究


中国三线城市网民暨互联网发展状况研究
2017年2月

 

 

“三线城市”指有具有战略意义、经济相对发达或经济总量较大的中小城市,主要包括中东部地区省域内的中心城市、经济条件较好的地级市和全国百强县,也包括一些西部地区的省会首府城市。三线城市人口规模多数在百万以上,拥有一定的居民消费能力,拥有自己的相对优势产业,对某些行业具有一定吸引力,但是城市综合竞争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一般而言,三线城市也是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分水岭。大多数新兴行业都从一线城市起步,逐渐扩张到二线城市,对于三线及以下城市较少触及,除非行业以地域资源、用户规模为发展条件,否则很难实现市场渗透和商业转化。然而中国互联网发展至今天,一线、二线城市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注意力稀缺导致生存空间狭小,新兴行业中现象级APP、日抛型APP此起彼伏。

面对激烈的竞争环境,一些行业开始将视野落在市场空白较多的三线及以下城市,这些转变从近年来“农村电商”、“小镇经济”的兴起中可见一斑。

 

 

从网民层面来看,处在经济水平中游的三线城市,对高水平的生活方式有一定的向往,这些特点使得网民模仿和跟随发达城市的能力和条件相对成熟,容易成为互联网新的增长点。同时,三线城市的发展动态、三线城市网民的生活状态也将作为风向标,影响到四线、五线城市。

为此,【友盟+】制作了这份《中国三线城市网民暨互联网发展状况研究》,旨在通过数据分析三线城市网民线上行为特点和消费倾向,从中瞥见三线城市互联网发展的现状、特点、趋势和未来空间。希望这份报告能帮助从业者们从多角度了解三线城市的互联网生态,为行业发展提供客观、全面的观点和建议。

 

 

 

 

 

 

 

 

 

2016年Q4,三线城市网民达到1.68亿,相当于三线城市人口的56%。网民与人口数据对比显示,三线城市的网民规模较大幅度低于人口总量,且入网比率低于一线、二线水平,网民规模有较大扩张空间。

 


三线城市主要集中在东部及东南部沿海省份,因此,网民也主要集中在江苏、山东、浙江和广东地区

 

 


年龄结构:19-25岁群体比重低,老年网民少

 

19至25岁网民占比28.1%,位居各年龄段网民之首,80年后出生的网民占比超过79%。在年龄结构上,三线城市较一线、二线城市的差异表现为:1、青少年(18岁以下)和中年(36至50岁)网民比重高;2、19至25岁群体比重低,这一年龄段的人群多为大学生或打工族,去往外地就读或工作的几率较大;3、老年网民(50岁以上)少。

 


未婚人群占比42%,已婚人群占比58%,其中18%有子女

 


设备使用:OPPO和VIVO市场占有率高

 

使用苹果设备的网民占比29.9%,低于一线、二线城市水平。OPPO和VIVO普及率高,在安卓机型中位居榜首。

 

 


三线城市网民兴趣结构

 

网民在科技、新闻、社交聊天等方面兴趣较高(TGI>100),尤其以母婴和游戏最为突出;同时,他们在电子商务、汽车、体育等方面的兴趣低(TGI<100),其中以旅游出行兴趣最弱。大部分兴趣的TGI接近100,说明三线城市网民上网习惯和兴趣是紧随一线、二线城市的,他们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不亚于一线、二线城市。

 


成熟应用:高TGI进一步体现互联网对网民的吸引力

 

成熟应用在互联网出现较早,发展时间较长,在网民中的普及率较高,且相对稳定。相机、视频播放、系统工具等成熟应用在三线城市的普及率较高。对比一线、二线城市同类数据,大部分成熟型应用在三线城市的渗透率相对略高(TGI>100),进一步体现了互联网对三线城市网民的深厚吸引力。

 


休闲方式:多元特征明显,对新型娱乐产品接受度高

 

三线城市网民通过互联网获得了多样的休闲方式,除了阅读、动漫等传统产品之外,他们对新型娱乐产品的接受度也很高,近年来兴起的直播、K歌、健身都有一定比例的使用人群。TGI数据显示,除了跑步、体育直播以外,网民在大部分新型娱乐产品方面的兴趣都相对略高(TGI>100),再次印证三线城市网民对互联网的需求、兴趣和依赖。

 


游戏类型:休闲益智受欢迎,儿童教育和经营策略倾向性强

 

休闲益智类游戏是三线城市网民最偏爱的游戏类型,玩家占比30.9%;另外动作冒险、经营策略类游戏也较受欢迎。与一线、二线城市相比,三线城市网民对游戏更为热衷(TGI>100),尤其对儿童教育类和经营策略类游戏具有明显的倾向性。

 


生活服务:以用车、餐饮服务为主,渗透率普遍较低

 

在生活服务类应用中,三线城市网民更多使用用车服务、餐饮服务。用车服务主要包括租车打车、汽车保养、找车位、查违章、代驾等服务;餐饮服务主要指美食、餐馆、外卖等。尽管网民涉猎了多种生活服务应用,但它们的渗透率均不及一线、二线城市(TGI<100),网民对生活服务类应用的接受还需要时间沉淀和积累。

 


购物渠道:团购受欢迎,海淘渗透率弱

 

购物渠道方面,除了电商平台外,三线城市网民对团购、导购返利、微商和海淘模式均有所涉猎。团购最受欢迎,人群比例和TGI相对较高;微商模式覆盖人群虽然不多,但渗透率比一线、二线城市高(TGI>100)。海淘作为高端的购物模式,渗透率最弱。

 


互联网医疗:就医类应用覆盖率高,养生类应用发展相对好

 

互联网医疗在三线城市同样处于起步阶段,仅就医类应用覆盖用户相对较多。TGI数据显示,三线城市用户对养生类应用的兴趣高(TGI>100);对用药/药店类应用的兴趣低。

 


母婴服务:孕期管理、育儿交流和儿童文娱类应用发展相对好

 

母婴服务中,孕期管理、育儿交流、儿童文娱类应用拥有少量用户群。TGI数据显示,母婴综合类应用、儿童文娱、孕期管理类应用在三线城市的渗透率高(TGI>100)。

 


互联网教育:在线教育和语言单词覆盖率高,下一代教育受重视

 

互联网教育方面,使用在线教育、语言单词类应用的人群比例相对较多。与一线、二线城市相比,三线城市网民对应试教育以及下一代的教育相对看重,考试、家校互动、少儿教育类应用的渗透率相对较高(TGI>100) 。

 


PART4:三线城市网民线上消费分析

 


线上消费结构:基础消费、家庭消费和美妆消费占比68.4%

 

根据我国城镇居民消费结构划分以及线上消费特点和形态,三线城市网民的消费结构可分为商品、服务和上网设备三大类。近一年的消费订单中,商品类订单占比91.2%,以基础消费、家庭消费和美容妆饰消费为主。

 


基础消费:服装消费频繁,出行品类消费倾向高

 

基础消费指日常生活消耗,主要包括服装、食品、交通出行和住所(描述见右图)。在基础消费中,60.4%的订单为服装,22.4%的订单为食品。与一线、二线同类数据比较发现,三线城市网民在交通出行方面消费倾向高(TGI>100) ,食品的消费频度低。

 


基础消费:部分细分品类消费倾向高,高附加值商品尤为明显

 

女装、休闲食品、汽车周边产品和日化日用消费频繁。男鞋、居家日用等细分品类线上消费倾向高(TGI>100) ;高附加值商品线上消费倾向高(男鞋、女鞋、男装、茶等);低附加值商品线上消费倾向低(三餐食品、生鲜熟食、自行车、日化清洁等)。

 


家庭消费:日用品消费频繁,家装、大家电消费倾向高

 

日用百货消费频繁,且与一线二线城市持平;电器消费频率低,但消费倾向高(TGI>100)。细分品类中,大家电、家装主材、烹饪用具、住宅家具的消费倾向高(TGI>100) 。

 


家庭消费:婴幼服装消费频繁,婴幼童鞋消费倾向高

 

母婴、幼儿品类中,童装、育儿用品和玩具的线上消费频率高。童鞋、孕妇用品的线上消费倾向高(TGI>100) 。育儿玩具、奶粉辅食的线上消费倾向低。

 


休闲消费:游戏、园艺、旅游消费倾向高

 

休闲商品消费中,游戏的线上消费频率和倾向最高,其次是园艺和旅游。线上消费频率和倾向低于一线、二线城市水平的有电玩、音像、收藏和数码。

 


学习消费:电子设备消费频繁,纸质书品消费倾向高

 

网民在电子类学习设备和纸质书品方面的消费频率高,在教育培训方面的消费频率低。纸质书品的消费倾向高(TGI>100) ,在电子设备和教育培训方面的消费倾向低。

 


养护保健消费:护理器材消费频繁,且消费倾向高

 


美容、妆饰消费:彩妆、饰品和护肤消费频繁,服饰配件消费倾向高

 


上网设备消费:电脑硬件、手机消费频率高,播放器消费倾向高

 


消费深度:达人比重低于一线、二线城市水平

 

消费达人是指个体在一定时期内,对某一类或几类商品形成高度关注和消费行为,并且在频度、强度上表现明显。三线城市网民中,数码达人、买鞋控和吃货人群比例最多。与一线、二线同类数据比较发现,三线城市网民中消费达人的比重小,这与区域经济水平、个体经济和消费能力有较大相关性。

 


消费水平:U型结构明显,线上消费行为处于结构升级阶段

 

近一年内线上消费金额数据显示,三线城市网民的线上消费力度呈现两极化趋势:累计消费3000元以下的网民占比35.9%;累计消费10000元以上的网民占比26.2%,两梯度分别位居第一和第二。U型消费结构说明网民线上消费行为正在经历结构升级,互联网正在从补充性消费渠道向主要消费渠道转变。

 


PART5:三线城市互联网发展现状及趋势

 


行业现状:三线城市网民特点综述

 

  • 拒绝“屏障”——比一线、二线城市更需要互联网。由于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互联网行业发展多半止步于三线城市,这道“地域屏障”对三线城市信息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作用,也影响了三线城市的经济转型和生活水平提升。相对于已然发达的一线、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对互联网的需求更加强烈。
  • 仰望“一、二线”——对新生事物的努力追求。三线城市网民对互联网充满激情,他们热衷于新生事物,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和乐趣。他们在各个新兴领域的试水都紧随一线、二线城市。虽然离规模化扩张还有一定距离,但是仰望的视角和追赶的步伐从未改变。
  • 聚焦“互联网”——更有潜力的注意力经济。互联网从三线城市得到的注意力与一线、二线城市相差无几,特别是在新型应用和高附加值商品方面,网民的关注程度和消费支出均表现出强有力的支撑。

 

 

  • 享受“社交红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相对稳定、亲密的社会关系,以及中等水平的经济条件,造就了三线城市发达的人际网络和口碑传播的坚实基础,这一特点给予团购、微商模式优越的发展空间,也给予关系营销充分的生命活力。
  • 消费态度仍显理性。线上已经成为三线城市网民主要购物渠道之一,其中又以基础性、家庭相关的消费为主。网民倾向于借助网络降低消费成本,高附加值商品、高价值商品和本地品类有限的商品消费频率更高。
  • 升级中的消费结构。U型消费结构体现出三线城市网民消费水平的结构性升级,互联网已经从补充性消费渠道向主要消费渠道转变,消费达人正在崛起之中。

 

 

 

 

 

 


小工蚁承诺为每一个客户量身打造新零售平台,提供全渠道电商平台、新零售平台系统和智慧无人零售平台。让企业软件像“中国制造”的商品一样物美价廉为使命。
了解小工蚁产品技术架构成功案例,想更好的了解我们的产品?联系我们,欢迎免费使用点击这里在线开通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小工蚁科技

本文链接地址: 友盟:2017中国三线城市网民暨互联网发展状况研究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2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