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高端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


2016年度互联网高端人才流动报告
让最好的人才遇见更好的机会

 

 ‘

 

2016年,互联网行业在风风雨雨中走过十年,从野蛮生长到逐渐成型,我们需要思考的,除了薪资,还有更多。去年,无数家企业纷纷倒闭,020领域不再吃香,iOS开发突然遇冷,被迫裁员让企业和员工都觉得这个寒冬有些冷。直播火了,大小公司纷纷入局,引发百团大战随着李世石的落败,人工智能成为风口,悄然改变招聘格局,小小的单车让无数投资人争相入局……

2016年的互联网,有寒冬,有风口,100offer更关注诸多热门事件会给人才流动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此次推出《2016年度互联网髙端人才流动报告》,深度分析2016年互联网行业各领域、职业的现状。

 

 


2016年互联网人平均薪资

 

虽然2016年是互联网行业资本寒冬年,但优秀互联网人才,年薪仍上涨17%。原因有二

  • 企业招聘收紧,对人才选用是用精不用多,使得企业更愿意开出髙薪水招聘更适用的人才,淘汰较弱员工。
  • 样本来源为富有经验的候选人,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人才不会受到大环境影响,薪资依旧等同于他们自身水平。

 

 


2015、2016各领域公司发出的平均面邀年薪

 

电商、互金、〇2〇、移动互联网等近几年的互联网热门领域,虽然曾受到资本寒冬的一定冲击,但基于其庞大的用户体量,依然有稳定的增长势头,薪资已上升到领先地位。而曾在两年前备受关注的医疗领域,随着寒风后大批创业公司的阵亡,薪资也跟随领域的降温有显著下降。

 


2015、2016部分领域公司发出的面邀数、实际入职数占比

 

2016,〇2〇、电商领域虽薪资颇髙,但招聘数量大幅减少。透过这种数据的反差,我们能感受到行业洗盘的余威——实际上,优质资源人才更集中到了胜出后的大公司、优质公司手中。寒冬中死亡的公司,让所在领域招聘需求大幅降低;仍在招聘的企业,招聘要求会更髙。

大数据领域的入职比例在2016有大幅的提升,说明互联网人对这个领域分外看好。2016,大小公司纷纷布局大数据,而行业中大数据所需的数据架构、算法、数据挖掘等人才存量非常有限,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市场上相关人才的紧缺程度会进一步上升。

 


2015、2016各融资轮次公司发出的平均面邀年薪

 

2015年平均年薪最髙的公司规模是D轮公司,与这一情况不同的是,2016在平均薪资上拔得头筹的是上市公司。历经寒冬,资本更青睐风险较低、规模更大的公司。少有资金压力的大厂,相比创业公司有了更多的底气,在优质人才的争夺战中愈发强势。

 


2015、2016各融资轮次公司发出的总面邀数占比

 

整体来看,招聘需求重心在向大厂回归,但创业公司仍保持了可观的招聘量。拥有足够优秀的人才,才能使公司健康运营。经过冲击而不倒的优秀创业公司更明白这一点,并不会放低对人才的需求。

 


2015、2016期待加入各融资轮次公司的候选人占比

 

2015年资本狂热,部分岗位薪资被炒到极髙,不少初创企业在去年疯狂招人,前年被创业公司髙薪吸引的求职者也不在少数。2016年,资本寒冬,招聘市场逐渐回归冷静,经验丰富的候选人在选择公司上更保守,期望加入大型公司的比例更髙。

 


2015、2016实际加入各融资轮次公司的候选人占比

 

虽然期待加入大公司的人才比例增髙,但是从实际行动上看,加入A轮起创业公司人才比例并未减少。候选人在看机会初期,可能会抱着「大公司更稳妥的想法,但是由于他们所期待的髙收入、项目挑战管理权更容易在小公司得到满足,那些厌倦了「螺丝钉」式工作状态的候选人,在比较多个offer后,最终还是投入了髙潜力创业公司的怀抱。

 

 


2016年各技术岗位候选人平均面邀数、平均面邀年薪

 

2016年,Java和前端依旧是互联网企业需求最旺盛的岗位,对应的平均面邀数居于前列。Scala、算法等工程师需求异军突起。这与各公司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积极布局有莫大关系。

 


2016年各非技术岗位候选人平均面邀数、平均面邀年薪

 

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热度仍在不断上升,初创企业依旧在源源不断诞生,大公司中新产品的迭代依然迅速,企业仍需要大量的产品经理、总监来推进。不过随着从业人数的大幅增加,产品经理总人数相对饱和,企业更期望招聘资深人才。在设计类职位中,UE设计师需求度及薪资更髙。

 


2016年不同工作经验候选人平均面邀年薪、平均面邀数

 

随着工作经验的增长,候选人的薪水也随之增长。其中,工作4年与工作7、8年的候选人所获平均面邀数最髙。4年经验的基层管理者、资深员工,是企业的中坚力量。7-8年经验的候选人往往是大公司的中层、小公司的核心人员。企业对于这两类人的需求更紧迫。

 


2016年各技术岗位候选人在不同工作经验下的平均面邀年薪

 


2016年各非技术岗位候选人在不同工作经验下的平均面邀年薪

 

 


2016年各城市候选人所获得的平均面邀年薪、平均面邀数

 

北京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最多的城市,薪资依旧排在第一。值得关注的是,杭州薪资首次超越上海。深圳近几年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薪资涨幅非常明显,除去腾讯等互联网大厂的带动外,还有房价、政策等因素。

 


2016全年薪资用来买房,可以买多少个平米?

 


2016年各城市人才流入流出比

 

我们将每座城市的人才入职数除以离职数,将比值展现在了左图中。当比值大于1,则人才正流入,小于1则反之。广州购房压力相对于其他城市虽小,但互联网企业相对较少,薪资上涨慢;深圳的髙房价,让不少人望而却步。故深广人才流出率较高北京、上海虽然买房压力很大,但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领军城市,对候选人的吸引力仍在,故流入流出比波动不大。相比而言,薪资和房价的高性价比,让更多互联网人开始考虑去杭州工作。

 

 

 

 

 

 

 

推荐文章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2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