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尼:自动驾驶如何重构汽车产业价值链

自动驾驶将成为人类社会自发明汽车以来的一大颠覆性创新。鉴于其对于汽车工业、社会伦理潜在的巨大影响,关于自动驾驶的讨论已不仅仅停留在投资界、产业界的案头研究层面,更成为社会各界的谈资所在。关于自动驾驶发展进程的预测,业内普遍认同的观点是:自动驾驶汽车将在2025年前后开始一轮爆发式增长。到2035年,人类社会路上行驶的车辆将有50%实现自动驾驶,届时自动驾驶整车及相关设备、应用的收入规模总计将超过5000亿美元,与之相伴的隐形社会收益相当于节约10%的社会总出行成本。
无人驾驶将首先转变的是汽车产品自身的定位。人类社会发明汽车的初衷是实现人或物的位移,从诞生至今,汽车始终只是朴素的交通工具,用于拉人载货,而居于其上的人员也被按照职能分为乘客和驾驶员。在自动驾驶技术成为主流的时代,系统基本可以完成所有驾驶操作,驾驶员将从观察、监测和调整汽车行驶状态的繁琐工作中解脱出来,办公、生活、娱乐成为了用户在汽车移动中的新活动选择。

尽管汽车定位将发生颠覆性的转变,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仍难以建立很直观的感知。人类社会究竟将以何种速度、沿何种路径实现自动驾驶?要回答这一问题可以引入SAE汽车工程师学会对自动驾驶分级的定义:

L1:辅助驾驶:系统依据驾驶环境对方向盘和加减速中的一项操作提供驾驶支援,其他驾驶动作依旧由驾驶员执行操作。
L2:部分自动驾驶:系统根据驾驶环境对方向盘和加减速中的多项操作提供驾驶支援,其他驾驶动作由驾驶员操作。当前市场上以智能驾驶为宣传卖点的车型,大多数处于部分自动驾驶阶段,例如特斯拉Model S等。
L3:特定条件下的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系统完成所有驾驶操作,驾驶员根据系统请求提供适当的应答。
L4:高度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系统完成所有驾驶操作,驾驶员收到系统请求后不一定需要提供应答,但该系统的使用受到道路和环境条件的限制。目前在测试中的自动驾驶原型车,其发展目标都是这一级别。
L5:完全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系统完成所有驾驶操作,驾驶员在特殊情况下才需要接管。系统不受道路和环境条件的限制。例如谷歌取消了方向盘的原型车,其发展目标就是这一级别。

自动驾驶是汽车行业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产品定位、产业价值重心以及商业模式的变化,要求无论是紧守防线的传统汽车企业还是虎视眈眈的外部互联网企业都需要重新思考自身的价值定位和战略发展。无论企业将来是定位为单一的汽车生产制造商、专业的品牌出行服务商还是掌控全局的系统服务提供商,最核心的竞争价值点绝不是盲目进行技术升级的“军备竞赛”,而是抓住消费者日益升级的、建立在不同场景之上的使用需求。在本文的最后,科尔尼借用贾谊在《六国论》中的论述,对业内企业的建议总结是:未来自动驾驶的主要竞争风险不在于“兵不利,战不善”,在于“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推荐文章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2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