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MCN迎风爆发,新流量助国货崛起

MCN成为连接品牌、平台、红人之间的纽带。网红经济推动营销变革,MCN也在多方角逐、演进、变革中逐步进化,为营销带来了更多可能。从产业链地位来看,MCN 处于整个产业的中游,上游对接各种PGC、UGC 、KOL等内容方和品牌方,下游延申至社交、电商等各类平台方,由平台方分发至用户端,盈利点在于内容付费和广告费和流量传导等。2019年Q3以来,随着视频、直播APP火爆,网红带货成为全民热点,电商入局加速了网红经济变现,MCN受益上下游红利,迎来爆发增长期。

MCN作为舶来品,诞生于国外,又于中国发展壮大。MCN(全称Multi-Channel Network)起源于国外,最初是从Youtube上衍生出来的行业模式,相当于内容创作者和Youtube平台之间的中介。其本质为一种多频道网络的产品形态,通过将一些PGC内容联合起来,在规范化运营、资本支持下,保障内容的持续输出,从而最终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

作为远渡重洋的舶来品,MCN在中国飞速发展壮大,并形成了「中国特色」。MCN不是单纯的签约网红,然后进行内容管理、推广、变现,而是有着自己的成长路径和独特的生存机制。专业的MCN,包括网红的筛选,孵化,内容的开发,自我内容平台技术性支持、持续性的创意,用户的管理,平台资源对接,活动运营,商业化变现和合作,子IP的开发等等系列的链条和繁杂的工作。

中国MCN随着短视频行业一起爆发式增长。美国MCN模式起步较早,然而近几年MCN的发展呈现出停滞甚至是下降趋势,一些大型MCN机构出现经验不善的情况,一些内容创作者开始转投一些中小型的MCN机构。正所谓“西方不亮东方亮”,在西方已经走下坡路的MCN模式,在中国却随着抖音以及短视频行业的爆发,实现爆发性增长。

MCN链接品牌、网红、平台,B端和C端双向变现。国内MCN与国外最大的区别是单一与多平台的差异。早期国外的MCN主要依托Youtube,而在国内,尚没有完全独大的短视频平台,反而是微博、腾讯、网易等各大平台纷纷发力短视频,于是MCN向多平台延伸,以获取更多流量。MCN机构会将平台上的优质PGC或UGC联合起来,为他们提供包装运营、营销推广、流量分发等服务,从而完成IP的专业孵化和商业变现,在这个过程中,创作者只需专注于内容。它相当于PGC与平台的中间商,自然而然其变现方式来自B端与C端两个方面。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1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2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3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4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5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6.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7.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6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0.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1.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2.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3.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4.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5.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8.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79.jpg

 

2020年MCN网红经济专题研究_80.jpg

 

推荐文章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2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