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5G不仅仅关乎手机,汽车、无人机、AR乃至其他产品都会需要5G。

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智东西 编 | origin

导语:在未来,随着物联网的扩张,我们身边的一切几乎都会连上网。但有些时候,现有无线数据网络的传输速度不足以承载巨大的流量。因此,科技公司们都渴望着5G,渴望着它每秒千兆的数据传输能力——而我们今天的手机传输速度不过每秒数兆。

英特尔希望在5G时代成为一个行业内的大玩家——这家公司刚刚在CES上发布了全球通用的5G调制解调芯片。罗柏·托波尔(Rob Topol,后文均称罗柏))是英特尔5G业务和技术部门的总经理,他将谈一谈5G会面临的问题,以及其应用领域,和英特尔在5G时代的计划。以下是对他的采访记录。

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VB:你干这个(主管英特尔5G技术与业务)多久了?

罗柏: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一直在做这个。我在英特尔待了17年,从制造工作开始,后来也做过SOC的设计,直到前几年进入无线部门。因为我们的5G业务才开始不久,这对我来说是个相当新的活儿。我的工作具体是在设备端,按照我们对5G的规划,保障原型设备在试验平台上顺利运行。

5G不仅仅关乎手机。事实上,我们常说5G时代是后智能手机时代。它会更多地应用至其他领域,而不仅限于手机。无人机、智能家居、AR乃至其他产品都会需要5G。我需要保证我们找到了合适的试验平台和合作伙伴来推动我们的设备和技术的发展。

VB:你们几天前有一个和5G相关的发布。

罗柏:事实上,我们有两个。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为5G搭建了移动测试平台,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展示了5G的原型设备。你可以在不同情境下用上3千、4千乃至5千兆每秒的传输速率。

我们在CES上发布的,首先是Intel GO平台,一个为汽车制造商提供的端到端解决方案。我们在该平台上放置了一个基于FPGA的5G调制解调器,只要有5G频谱可用,它的传输速率就能达到每秒7个G(注意是比特bit,而非字节Byte,),不管是高清地图的下载,还是车内媒体内容的无线更新。它准备下个月就开始在汽车上的测试开发。

第二个发布的,是我们的第一款全球通用5G调制解调器。我们把在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原型中的设计置于一个带有收发器和基带的ASIC(专用集成电路)中。它同时支持6Ghz以下的频段以及毫米波频段。

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基带本身我们会在今年上半年开始抽查。之所以比预定时间落后了几个月,是因为移动蜂窝网络是需要标准化的。我们想确保我们的下一代技术能够纳入其范围,只是在等待最后一组功能就绪,就可以发布。

今年下半年你就可以看到英特尔提供的全套芯片解决方案。我们会给汽车安装上这套设备,如果你想在更传统意义上的“移动设备”上看到它 ,无人机和无线的VR/AR头显上也会安装。

VB:5G听上去有非常好的前景。不过许多其他的转变也是这么宣传的。4G曾被认为能带来伟大的变革,但Verizon(美国最大通信运营商)的流量实在太贵了,我们不得不转投T-Mobile(资费较低的一家运营商),但他家的语音通话信号糟糕。看上去每一代新通讯技术的引进都是权衡妥协的结果,当我们见识过后,又发现它其实做得还不够。

罗柏:首先,5G本身作为一种蜂窝网络技术,你肯定从蜂窝网络的角度听到了很多关于它的消息。但是5G还会带来Wi-Fi和Wi-gig(一种基于Wi-Fi的高速传输技术,比现有Wi-Fi传输速率快十倍以上)的进步。它们会被纳入新的标准。正如你将看到的蜂窝业务模式,订阅模式,你也会看到多千兆的非授权频段投入使用,这些模式都是会演变的。

我们同时在授权频段和非授权频段两方面的技术上构建原型。你们只看到了蜂窝网络取得的很多早期进步,因为大部分的网络部署和基础设置建设工作都发生在商业化之前几年。早期的推动者是网络运营商和基础设施供应商,它们为整个系统建立了基础。而通常你还会看到非授权频段的技术作为补充参与进来。

我们认为5G是这两者之间的一个平衡。你会看到某些垂直方向会直接运用特定的基于蜂窝网络的模式,但你也能看到其他方向依赖于非授权频段技术,比如“多千兆”数据传输。当你想制造一辆无人车时,其搭载的机器学习会生成数千G的数据需要通过网络来传输,传统的模式无法满足这样的要求,必须改变。这种改变不仅是网络分配模式上的,另外在5G时代,还会有机器与机器之间的通信。5G不会只是一个带宽的概念。消除网络中的一些堵塞,为汽车与汽车(V2V)、汽车与基础设施(V2I)、无人机与基础设施(D2I)之间的通信提供便利,将极大有助于提高网络的效率。

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VB:那(对网络的)密集使用造成的容量问题呢?我想起了过去几年CES的媒体发布会,每个人都在用Wi-Fi,一旦有人开始直播,大家的网速都会被拖慢。

罗柏:所以你会看到5G一些真正的创新。从网络的角度来讲,你或许也知道,我们会在网络的基础设施方面提供解决方案,包括核心的网络接入,以及云服务。而5G将采用名为“网络分区”的技术。它会分配并保护各特定用途的频谱或数据流。它可能会专用于车辆通信,它也可能成为一个场所或活动的热点。你会看到这种分区技术在5G中发挥作用,从而避免网络拥堵。我们已经开发出了这种技术,我想这对现在的问题会有所帮助。

你将会看到毫米波技术在消除网络拥堵方面发挥伟大作用。今天你所见的,通常是每秒数百兆的下载速度,而使用5G,你则能见识到它的“多千兆”能力。它将会为数据下载打开一个泄洪管道——一个真正能改善网络拥堵的途径。

VB:你认为这些技术多快能够实现?

罗柏:OEM厂商在明年就会开始5G的商业化。5G网络本身很可能会在2020年完成部署。就像LTE,你会看到支持LTE的设备出现,但网络的覆盖可能还不那么好。它可能更多地会是城市中某些特定地点的一个热点。项目在2018-2020年会取得进展。到2020年,你会看到主要的网络运营商和基础设置建设者拥有完整的运行5G网络的能力。

VB:在这个层面,美国是否能和韩国(韩国计划在18年实现5G的商用)这样的地方相提并论呢?

罗柏:美国同样也在很积极地部署5G。你看看美国运营商的公告,他们有非常积极的计划。如我所说,行业里肯定会有先行者——这也是为什么英特尔已经准备好了解决方案。但是要说5G网络的普遍覆盖,还是更可能在2020年完成,这也是运营商很久之前在公告里提到的。

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VB:我和CTA的Gary Shapiro谈了一下。我问他下一届政府是否会把网络中立性作为一个重大议程来推动。他说,“有可能,但我担心的是为什么美国相对很多其他地方还有这么贵的宽带,以及人们从他们的高昂付费中获得了什么。”一旦你把价格降下来,变得更有竞争力,许多消费者和企业都能获利。

罗柏:我对盈利方式这部分没有太多意见。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重点是确保解决方案中同时具有授权频段和非授权频段技术。上面构建的模式是通过我们之外的合作伙伴和OEM厂商(来获利)。但是5G,你会看到非常具有颠覆性的商业模式进来,公司们不可能遵从之前留下来的技术手册。现在这种类型的压力,这种类型的竞争,对我们来说是令人兴奋的。我们也将确保我们的解决方案既能支持行业中的老牌玩家,也能覆盖到那些颠覆者。

VB:你们还有什么别的计划吗?

罗柏: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实现端到端的5G。在4G时代我们也推出过产品。而在5G时代,考虑到计算智能、网络能力等方面,这些可以把英特尔的优势完全结合起来。我现在要做的是确保我们能够为所有垂直业务方向提供支持。你会在未来一年看到我们的5G平台上出现一些令人兴奋的功能。

对话英特尔5G负责人:5G正横切汽车无人机和VR

VB:还有些与此相关的问题。无人机也会收集大量的数据,这也需要某种方式进行传输。

罗柏:没错。只需要一个平台就可以解决所有这类问题,汽车、无人机、VR,5G就像AI,在这些方面它都有用武之地。我们可以快速搭建一个测试环境,因为我们拥有能应对各种情况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提供云,我们可以提供核心的网络接入,我们还能给设备提供调制解调器和AP(arithmetic processor,运算处理器)。当合作伙伴找到我们说,“我想在5G环境中测协作式AR”时,我们可以把这些资源快速聚合在一起。这就是一站式服务。

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搭建尽可能多的测试环境。我们每年都会来CES,我们也将展示越来越多让消费者获益的案例。

VB:你认为英特尔相对于竞争对手,比如高通或者其他厂商,处在怎样的一个位置?

罗柏:我无法评论高通的路线图。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第一个——在一年之前就展示了5G移动通信平台的厂商。我们首先展示了支持5G频谱和传输的毫米波RFIC(射频集成电路)。我们现在也是首先使用同时支持低频、次6Ghz频段与毫米波的。我们也发布了全球首个支持几乎所有国家的通用调制解调器。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领导者。我们正努力把这些原型投入实用。5G还有很多未知数。很多应用场景我们还不知道。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确保我们正在发展适当的技术,搭建正确的平台,使合作伙伴能够测试、修正并适应不同的使用场景。

本文编译自VB

推荐文章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2009号